广而告之

三 24 2014

http://shop69237749.taobao.com/

反向操作

No responses yet

底层人民的快乐

八 13 2018

只要能看到这篇的,都别客气了,都是底层人民,咱们的快乐有什么呢

做为产品经理来说:

一个项目能如期上线

说服开发做一个功能

说服设计画一个图

说服测试不算一个bug

说服领导同意一个功能设计

加班到晚上8点,几个同事一起去喝点酒

发一条朋友圈能有好多人回复点赞夸自己

跟同事聊天聊自己的爱好,觉得自己懂得比别人多

上下班路上看到漂亮的异性

路上不堵车

打车花的钱比预估的钱少

开一个不到一小时的会

开一个不到一小时的会,还能有成果

做为一个没有职业身份的活人来说,快乐似乎少了很多

吃一顿好的?

看一场球?

跟朋友聚会喝酒吹牛?

去电影院睡一觉

坐在路边看来往的汽车

在大商场里享受空调

 

3 responses so far

九尾狐第一段——投亲

八 10 2018

出场人物:

王生

王生父亲王老生

王生舅舅张富贵

张府管家李三

张府管家婆李郑氏

梗概:

在某个朝代,天下大旱,中原一带爆发了瘟疫,疫情蔓延到太原府边的一个村庄,王家庄,原先300多人,现在只剩5,60人苟延残喘,王老生一辈子都住在王家庄,媳妇早些年就去世了。带着儿子王生,以打铁为生,可这世道没人种地,大家卖儿卖女,生意自然做不下去。于是把铁匠铺关了,准备带着儿子王生出去要饭。

乡亲们都劝王老生,孩子还小,这么小去要饭,不如看看还有哪些亲戚可以投靠一下,王老生琢磨了半天,倒是有这么一个人,就是媳妇的弟弟,张富贵,可他们两家关系一直不好,以前王老生家境殷实,富贵上门借钱借粮没有不给的,可时过境迁,富贵不知道在哪圈了一口井,方圆百里就这一口井还出水,又养了一堆膀大腰圆的壮汉,大发了一笔灾难财。竟也不跟王家来往了。

这时候投靠过去,心理真不是个滋味。王老生看着王生,心一横,任打任骂任嘲笑,为了活下去,重要的是孩子活下去。当天凌晨就出门,走了两天,路上杀死一条饿狼。父子俩烤了狼腿,肉虽难咬,但比每天吃观音土要好多了

不一日到了张家所在的隆德府,街上空无一人,有的店铺甚至连大门都不关上,门里更是死气沉沉。有一家茶铺还有伙计,王老生过去想讨碗水喝,伙计刚递碗过去,看到王生,突然吓得一个激灵,碗掉地上,水白白流走。

夕阳下山之际,他们来到张府,离张府大门一箭之地,一幢黑黢黢的建筑影影绰绰,就是那口水井了。一堆人在周围巡逻。王老生叹了口气,刚想敲门,突然就被暗处的声音喝止,直到管家出来,看到王生。琢磨半天,才把他们带进去。

管家李三是个歪脖子,腿也不好,走路的时候,整个人像个之字在移动,来了个穷亲戚还有一肚子火,把王老生带到伙房里,可偏偏就不敢正眼看王生。

王生对这个亲戚家自然也没好感,在伙房里拿柴火当铁锤,模拟着打铁的动作,不断往地面上砸,砸着砸着,地面渐渐有了个小洞,一鼓一鼓的,把王生吓了一跳,赶紧弄点稻草盖住。正好这一刻李三进来,让他们父子去见老爷

张富贵出来了,王老生和王生都站起来,刚到大厅的震撼还没消去,一辈子哪见过这么富丽堂皇的地方。张富贵一张国字脸,生得威猛,刚想哈哈两声,结果先是打了个嗝。看到王生不由念叨,像,太像了

张富贵让王老生和王生留下来,王老生管厨房,一个月还能给几个工钱,王生还可以跟乡绅们的孩子一起上学。着实不薄

 

 

No responses yet

路边偷听

八 09 2018

昨天从公司出来,往地铁走,人行道很窄,天气略热但有风,这样的氛围,适合慢慢溜达

不一会,从后面dengdengdeng的走过来一堆人,超过我之后,看情形是5人小团体,3男2女,高三或者大一、大二。两个女生走在前面,三个男生隔1.5米落在后面,而我距离三个男生还有1.5米。

这样就可以清楚的听到男生的对话,a说:‘他最近写的一点都不玄幻了,磨磨唧唧的。。。“,b马上接话说”这样毁了丫的ip,好不容易搞起来的”,c适时加入“哎,看车看车”

这时候到了红绿灯

我超过三个男生,走到两个女生身边,齐耳短发女生在我右手边,她的右手边是小辫儿女生

小辫儿女生很坚毅的说:“在ta心里,我没排到第一位,那我还跟ta在一起干嘛”,齐耳短发女生:“你也别这么想,现在男生都很幼稚…”

绿灯亮了,我超过他们,留下老迈的背影

 

No responses yet

杭州记忆

八 01 2018

上个月去了一趟杭州,寝室聚会,我们寝室一共7个人,1999年毕业以后就从来没聚全过。毕业之后,我们7个人,有两个在北京,一个在美国,一个在上海,一个在杭州,一个在广州,一个在山东。

所以这是很符合自然规律的事,有没有发现人过四十特别爱怀旧?你不爱那你一定没过四十。所以去年和今年,频繁见到老同学。

比如今年,首先是广州仔上月某周北京出差,北京双雄见面。他现在已然上市高管,其实,我猜他以前也来过北京,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得见。

对了,当天韩国2-0击败德国

原本广州仔要在周五回广州,但周四的时候,美国仔去上海,我们一合计,干脆在周末寝室聚会吧!要不说中年人有执行力,这完全建立在有钱有闲有够无聊的基础上

所以一帮人周五下午再广州聚会,我和山东仔在周六一早赶过去。

随着见面的时间临近,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,不断抱怨着杭州的交通,和滴滴女司机的驾驶技术(默默的)。但其实已经很顺利了,因为刚下飞机叫到车,就来了一场30分钟的倾盆大雷雨。女司机打着伞找到我们,相当不容易

见面了见面了,在望湖宾馆的大堂里,我们见面了

望湖宾馆,我对杭州第一个印象深刻的POI,没有理由。当时觉得能看西湖的五星级酒店,好牛啊!

中午见面之后,直接坐上滴滴高端专车GL8,直奔7,8公里之外的浙江大学玉泉校区北门旁边的留学生食堂。大家一路谈笑风生,大谈特谈育儿经,我则两眼痴呆,挨着旁边的北京胖子,毫无兴致

留食,留食,很多人的生命之光,BUT NOT ME

大学唯一有感情的食堂是深夜在校门边出没的小笼包路边摊,深夜11点之后才显形,一个推车上,蒸汽腾腾,一边是垒的一人多高的小笼包,一边大锅里沸腾着水,面,青菜,猪手,片儿川等等,不断的端上来。一直穷困的我都是靠同学救济才能吃到一碗猪手面;还有若干都市传说

七个人聚齐了,除了杭州教授秃头外,其他人没有变化。仿佛是住校第一天见到大家一样。看那个面孔清奇的广州仔,那个跟吸了毒似的瘦瘦的痞痞的山东仔,一脸清纯内心黄暴的江西仔

喝的是黄酒,古越龙山五年还是七年,这在我家一直用来做料酒的,喝起来竟也心情舒畅。每个人轮着讲分别以后的传奇经历,没有丝毫吹牛成分。到我的时候,饭店午休了

换地方,青芝坞欢迎我们,往昔那个脏乱差又情怀满满的青芝坞!

绕着植物园走了一圈,杭州之热啊!

晚上吃大餐啊!

吃完大餐看球赛啊!

看完球赛回去睡觉啊!

第二天就离开了杭州!

No responses yet

如何在一个月之内花掉十亿

七 29 2018

朋友圈里前同事说;“xxxxxxxx。与这样的时代同行,是我的耻辱”

深有同感

不由想起来狄更斯说的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,想必也是从老狄的朋友圈开始传播的。而这一的表述似乎适合套用在每一个世纪,每一个时代,每一年,每一月,每一天

怎么办?随波逐流还是独善其身?四十岁的男人发出最后的悲鸣

终其究竟,应该是思想和视野都无法突破限制。难以站在上帝视角审视这一切。就像我没有能力在一个月之内花掉十亿一样——以电影的约束为前提。真的,真的想过这个问题,最后的结论是;我根本没见过钱

微博上也有类似讨论,比如:

租游艇,私人飞机,全世界玩,包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开大爬梯

包机包场请朋友们全世界玩迪斯尼和环球影城

全买粉丝,然后说点违禁词,然后账号被删除

我能想到的,是找一个研究时光倒流的团队,给他们钱,研究成功了就回到前两天FB发财报之前,全部all in。然后照着两天蒸发1500亿美金的趋势,估计一天就能把剩下的钱花完

什么?你说时光倒流不成功怎么办?那我不就赢啦!

2 responses so far

借书的小女孩

七 26 2018

“就是不借!”

小女孩笑着对老师说。她笑的很甜,老师不知道她是认真还是开玩笑,有点愣住了。可小女孩手中的书始终没递给老师

这是一本《格林童话集》,封面已经很旧了。小女孩小小的手指使劲抓住两边,跟脸上的笑容一样用力。老师也无可奈何,老师30多岁,这是她执教的第七个年头,见过一百多个孩子,除了每次相亲失败,从来没有感到沮丧过。可她每次看到小女孩,内心都会一紧,接着巨大的沮丧感笼罩过来。

“放学之后谁来接你啊?”老师望着窗外

“我二姨”

“那二姨呢?”

“在给小杰做饭呢”

“小杰是你二姨的孩子?”

“小杰不是二姨亲生的,是后爸带来的,二姨对他可好啦”

“二姨没孩子么?”

“… …老师你怎么还不回家啊?”

“老师家就在学校呀,老师住学校宿舍里。一会儿食堂开饭,你要不要跟我去食堂吃饭啊?”

“老师我饿,可是我怕二姨来了看不到我”

“你怎么那么粘你二姨呀?”

小女孩不说话了,从书包里拿出一包话梅,递给老师说:“这是二姨给的话梅”

老师拿了一颗,先喂给小女孩,接着又拿了一颗放嘴里。然后对小女孩说:“为什么你每天都看这本书啊,这里的故事你都会讲了吧”

小女孩想了想,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:“我原来有个表哥,就是二姨的孩子,有一天我们在一起玩,回家之后,我找不到这本书,以为是他拿了,给二姨他们家打电话,二姨把他打了一顿,最后还给我送了一本新书,可送过来的时候,我已经找到这本书了。表哥因为这顿打,离家出走,现在还没找到”

No responses yet

九尾狐的故事

七 25 2018

九尾狐不是真的有九条尾巴,因为这违反了自然规律

九尾狐也不是真的狐狸,因为——这很明显就是一个民间故事惯用的名词——七尾狐或者十一尾狐都没有看上去悦动的旋律

九尾狐被创造出来之后,每天都在人间闲逛,对了,是1949以前的人间。它见到很多的故事,也留下很多的痕迹,见到她的人都啧啧称奇,没见到它的人,你指望没见过的人说什么?别傻了

有一天它来到一条大河边,河上正有两条鱼在为一只金球争斗,一只鱼叫梅西,一只叫赛罗;水面之下好像还有一个女神拖着铁球和银球。九尾狐觉得很有趣,它对女神说,你怎么不浮出来呀?女神笑笑不说话,可九尾狐听到了内心传来的声音:你打算让谁来给女神配音呢?

好吧好吧,九尾狐悻悻的走了,它刚转身,就撞倒一面柔软的墙。等它回过神来才发现这是一只独角兽

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,因为——九九归一

No responses yet

打针的故事

七 24 2018

最近疫苗话题沸沸扬扬

我更想起的是不确切的疫苗打针经历,左边胳膊上的印记证明着我是一个来自70后的男人

我好像对很多常识性内容都不甚了解,比如至今看不懂股票的K线,不知道要打多少疫苗,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更是家常便饭。不过我却记得不少打针的故事

印象最深的是初一被狗咬,真是经典的XX行为,我和两位小伙伴路过一个院子,院子里经常有一只被大铁链锁住的黑狗,每次路过都要招惹一番,偏偏那天,链子没锁住,黑狗冲出来,另外两位小伙伴吓傻了,呆住不动。我也被吓傻了——要么说我从小就觉得自己异于常人——狂奔起来。黑狗哪啃放过,气沉丹田,运劲于腿,咔咔两下,干净利索的咬到我的右脚和右小腿

如今已经记不清黑狗是如何被制服的。我只记得当时沮丧的回家,沮丧的成分中还有一丝得意,告诉我爸被狗咬了,我爸气的打了我两下,接着带我骑车去防疫站打疫苗,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,晚霞如血,我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座上,心思复杂

接下来要连续打三针还是四针,每次都是周末去打,在防疫站打完第一针之后,就无需再去,剩下的就近处理即可。于是我每次都会到狗咬三人组中的一人家里,先去看一会录像,有时候是小虎队的MTV,有时候是一些无伤大雅的港台电影。然后再跟他一起去卫生所打针。对了,我第一次看到小虎队,就是在他家

时光荏苒,到了大学,记不清大四还是大一,要去种痘,应该是大一吧,打完之后,胳膊上的痘越来越大,一直到寒假回家都有。当时也不知道是不是正常的,就傻吃傻玩。也许正因为种了这颗痘,才让我变傻了导致大学学业一塌糊涂也说不定。但我丝毫不会怨恨它。

2 responses so far

史上最大丑闻曝光!神秘三人组如何面对挑战!

四 18 2018

朋友们

三年一度 的减肥大赛开始了,本次周期为三个月,从4月18日到7月17日,每周三统计数据

目前参赛人员及数据如下:

徐胖子:204.5,目标191

胡胖子:181.6,目标161.6

张胖子:192.6,目标172.6

你们觉得三个月后,我到161.6如何?喂我鼓掌!

5 responses so far

冬去春未到,细雪伴随冰雹,24小时速游奥斯陆

三 13 2018

那大地的神父,

用圣水冲洗人所卜居的岸沿,

或者注视飘飞的白雪,象面幕,

灿烂、轻盈,覆盖着洼地和高山

回想起来,当我游历挪威三座城市,饱览无数河流山川时,一边感慨造物主的偏心,一边寻找合适的词句,试图为这段不太生动的旅程增添几分。可怜的文学知识只能让我想起叶芝,济慈等人,草草翻阅后,加之看过本卫肖的《明亮的星》,济慈毫不出乎我个人意料的中选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自从十余年前袁小姐扎根欧洲大西北,挪威就成了心头挥之不去的朱砂痣——在旅游地理意义上的——白月光则是星球另一端的南极。咬牙跺脚无数次,要横下一条心,跨越大西洋,但事与愿违,眼看春夏秋冬又一春,眼看挪威克朗汇率从一块多到一块到七毛又涨回到八毛,始终未能呼吸到凛冽的挪威空气

终于在命运的驱使下,经历15小时飞行,落地奥斯陆,在机场等tram的时候,痴望着站台对面厚厚的积雪,心里没有一丝波澜甚至在为刚才差点滑倒丢丑而后怕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奥斯陆虽然是挪威的首都,可给人的感觉则毫无政治中心的严肃感,这种感觉也可能是在北京待久而对首都这俩字的刻板印象。奥斯陆就像一个毫无架子的富二代,用一头猛虎欢迎着四海宾客,从中央火车站出来右手边就能看到这头毫无威胁的猛虎,到达当日冬奥会鏖战正酣,一堆人聚在火车站前大屏幕前看比赛,不禁想到100天之后的世界杯,是否也会如此热闹?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比起卑尔根的群山围绕,特罗姆瑟的冷酷仙境,奥斯陆更像是毫无特色的中转站,适逢打折季结束,于是在2月26日的奥斯陆街头,我就是这样郁闷的开始暴走行程。

整个奥斯陆的景点几乎都聚集在市中心那么两平方公里圈内,步行可达。以火车站为原点,跨过一条公路,就可以来到Karl Johans大街,商场、餐馆和知名建筑们次第分布在街道两旁,如果时间不多,如我此次旅行,只有24小时,那么住在这条街附近,逛逛足矣。

Karl大街走到尽头就是挪威皇宫,不过我们先不来说它。

从火车站出来走上两三分钟,将遇到第一个,如果非要称为景点的话,的景点。在道路的右手边,你会看到奥斯陆大教堂,但除了给教堂拍照外,应该没什么可做的,不如到旁边的红心上跟鸽子们一起玩耍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是不是每个资本主义大城市都有个可以滑冰的公共场所?诸如纽约,奥斯陆也有冰湖开放给民众,从大教堂一路西行,就有这样一个一家人换上冰鞋就上冰,背包就随便搁在湖边,淳朴之极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接着就来到挪威皇宫,来奥斯陆之前两天一直大学,如今白雪皑皑覆盖在地面,楼顶,雕塑头顶,每个人都像带帽子的老爷爷,某些不知道是海鸥还是鸽子的飞行两足兽也很爱驻足于此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从皇宫向南,既可到易卜生博物馆追忆怀古,也可以顺势走到AKER BRYGGE,一个新兴的购物中心,当然,你也可以选择到更遥远的地方去,去到那维格兰雕塑公园。

可庸俗如我,还是愿意在Espresso House喝杯咖啡,顺便逛逛街,在码头上吹吹冷风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吃饱喝足之后,沿着码头折向东,就可以看到欧洲著名闹鬼圣地——阿克斯胡斯城堡。

这座建造于13世纪的城堡是挪威闹鬼最凶的城堡,因为在建造的几百年后这座城堡曾被用作监狱,大量的人死于监狱中。而二战时占领这座城堡的纳粹分子更是在这里处决了更多的俘虏。

据说许多游客都曾被这些冤魂所惊吓。这里还流传着一个诅咒:曾有一条狗被活埋在地下,而所有看到它的鬼魂的人都将在一年之内死去。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至此整个行程已尽尾声,严格说来,奥斯陆是一座文青城市,我们的行程里错过了那维格兰雕塑公园,错过了蒙克博物馆,错过了国立美术馆,错过了歌剧院等等,如果真的想与这座城市发生感情联结,那么上述地标必去不可。

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

只是本次旅程志不在此,第二天卑尔根才是重头戏!

No responses yet

Older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