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一月, 2019

心平气和,麻木不仁

一 14 2019 Published by under 成熟的未分类

周六晚上,正在看电视,突然接到我爸的电话,问我周日回不回去,本来是没计划回去的,很诧异为什么要打电话过来,原来是黑胖,从周四开始一直有哮喘的症状,而且到了下午喘的厉害。想让我周日带黑胖去宠物医院看看。

有点生气,甚至有点怪父母,应该早点告诉我,这样周六就可以带黑胖去看病。一只十四岁的老猫,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,都不能掉以轻心啊,何况黑胖哮喘也有好几年了,只不过平时频率很低,一两个月有一次都不一定,现在每天都有,一定是哪有大问题啊。

赶紧上网看了猫哮喘的症状及治疗,挺多猫都有,肺部炎症,没法根治,以后可能依赖于喷剂,慢慢调养就行。心理倒踏实不少,想必是最近天冷,抵抗力弱,肺部可能会有点炎症。14岁的老猫值得拥有一副婴儿面罩

刚安心点,打开微信,大学球友群里,有个同学说现在正在医院,他的父母在人行道上遛弯的时候,被一个出租车从后面撞倒,父亲还好,母亲伤势严重,正在做开颅手术。出租司机应该是在玩手机。同学原话“要不是四个警察护着他,我要捶死他”。

大家纷纷安慰,然后顺便也倒到自己的苦水,这下才知道,每天都在吹嘘球技,群内欢笑不断的背后,每个人都撑着很艰难,有的人女儿高烧住院,天天陪护,有的人父亲刚做了支架,也要去医院。有人被工作压垮,天天失眠,诸如此类

我也不知道我刚才对黑胖的担心算多严重

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,同学说救不回了,他已经签字。虽然跟这位同学并不是特别熟悉,可看到这句话,心里也是一阵苦痛。群里顿时安静了10分钟。大家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吧

第二天,那位同学一直没说话,我回到父母家带黑胖去了医院,做了X光和验血,确实是气管有炎症,开了消炎药,就这么几个检查,一共花了900块钱。还没法报销,比人精贵太多。

回家吃完药,黑胖下午也不喘了。嗯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

 

No responses yet

换驾照风波

一 03 2019 Published by under 成熟的未分类

2013年,我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小汽车驾驶员,虽然我没有属于自己的小汽车

时隔5年,小汽车驾驶员证件需要更换,可我一直不想去换,原因很复杂,但经过科学研究,他们说只用“拖延症”三字就可以解释这种行为,虽然我不服,但也一直没去找理由驳斥他们

终于,还有一个月就到期了,不得不(have to)换

早上早早起床,梳洗打扮之后,我步行3分钟,来到了马路对面的交通队,流程早已查好,先拿体检表,到另外一个马路对面的医院做个十块钱的检查,然后回来,贴个照片等着叫号即可

于是我领表,步行2分钟,到医院体检中心,一位少见的和颜悦色的大姐姐接待了我,可她却不让我检查,说你换个地方去查吧!

于是我又步行10分钟,等公交1分钟,坐公交5分钟,来到另外一所医院,结果这家医院体检中心,在距离1.5公里以外的另一处建筑

于是我又打开苹果牌手机,用滴滴APP,扫了一辆小蓝车,噶哟噶哟的骑15分钟到了体检中心,挂号缴费的地方没什么人,挂号,上三楼,没人,转了一圈找到一个护士,护士给我盖了个章,让我回到一楼缴费。

一脸懵逼

这不是玩我呢嘛,但被玩也是一种社会义务,我又回到一楼,挂号缴费处奇迹般的人山人海,窗口写着支付宝微信试点窗口,还有三个大字提醒“仅限挂号费”;没注意

别看我前面只有4个人,可他们每个人办理时间长呀,12分钟之后,轮到我,没带现金,不能用手机,只能挂号用,您这个是缴费,哦,终于反应过来,挂号和缴费是两个用户路径,于是我利用专业知识,理解了这样做的理由

然后去ATM取款,TMD我有卡啊,刚才为什么不刷卡呢?我的脑子呢?

悻悻的取了钱,继续排队吧,别看我前面只有5个人,可他们每个人办理时间长呀,14分钟之后,轮到我,交钱办完

又来到了三楼,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,哪知道大夫给我做了几道检查之后,便开出了证明。这时候去趟卫生间,是对早上奔波最大的奖赏。

兴高采烈的拿着证明信,打了一辆北京市出租车,行进1.8公里,回到交通队,签字,领号

不到5分钟,一个新的小汽车驾驶员的荣誉证书就到我怀里,我将拥有它10年!

No responses yet

开会-未完也没打算写了

一 03 2019 Published by under 成熟的未分类

10点50,kun走进大洋洲会议室,把空调打开,电脑接好投影仪,打开准备投放的PPT

不一会,其他人陆续走进来,今天要讨论一个方案是否可行,一共8个人参加,说是讨论,其实最终还是大老板拍板,大老板迟到了,大家摩拳擦掌——迟到一分钟罚20

看到大老板进来,正在对着手机照镜子的市场部的小琼先看了看表,激动地说,老板,200块哦!老板冲她假装瞪眼,嘟囔着不就迟到10分钟嘛,我刚见投资人去了。小琼和小元这是都拍着手,也不管别人,自顾自的喊着200块,200块。来自市场部的姑娘们总是不吝自己的热情。

老板掏出手机,见状大家纷纷点亮手机,停在群聊界面,没一会老板叫到,准备好了吗,一、二、三!空气中顿时一阵紧张忙碌的气氛。然后有大叫的有大笑的

已经到了11点18,kun轻轻咳嗽一声:咱们开始吧,今天主要是把A方案确定一下,看看有什么问题。还没说完,小琼就对着空气说道,老板,这个方案我们之前已经内部看过了,产品方面我们不太懂,但就觉得对付费转化还不够直接,要不你再看看?

kun皱了皱眉,眼线更明显了,虽然他是个男人,但眼睛长得足以让所有女人嫉妒。接着他笑着说,我们今天就是来讨论这个方案的,我先讲一下。

小琼继续玩手机,刚毕业的小元双手撑着脑袋,眼睛盯着屏幕,眼神空洞。tom坐在靠墙的位置,翘着二郎腿,腿上架着刚买的macbook,也不管kun在说什么,自己霹雳啪啦的打字

老板不时提出一些愚蠢的问题

No responses y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