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记忆

八 01 2018

上个月去了一趟杭州,寝室聚会,我们寝室一共7个人,毕业以后就从来没聚全过。毕业之后,我们7个人,有两个在北京,一个在美国,一个在上海,一个在杭州,一个在广州,一个在山东。

所以这是很符合自然规律的事,有没有发现人过三十特别爱怀旧?你不爱那你一定没过三十。所以去年和今年,频繁见到老同学。

比如今年,首先是广州仔上月某周北京出差,北京双雄见面。他现在已然上市高管,其实,我猜他以前也来过北京,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得见。

对了,当天韩国2-0击败德国

原本广州仔要在周五回广州,但周四的时候,美国仔去上海,我们一合计,干脆在周末寝室聚会吧!要不说中年人有执行力,这完全建立在有钱有闲有够无聊的基础上

所以一帮人周五下午再广州聚会,我和山东仔在周六一早赶过去。

随着见面的时间临近,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,不断抱怨着杭州的交通,和滴滴女司机的驾驶技术(默默的)。但其实已经很顺利了,因为刚下飞机叫到车,就来了一场30分钟的倾盆大雷雨。女司机打着伞找到我们,相当不容易

见面了见面了,在望湖宾馆的大堂里,我们见面了

望湖宾馆,我对杭州第一个印象深刻的POI,没有理由。当时觉得能看西湖的五星级酒店,好牛啊!

中午见面之后,直接坐上滴滴高端专车GL8,直奔7,8公里之外的浙江大学玉泉校区北门旁边的留学生食堂。大家一路谈笑风生,大谈特谈育儿经,我则两眼痴呆,挨着旁边的北京胖子,毫无兴致

留食,留食,很多人的生命之光,BUT NOT ME

大学唯一有感情的食堂是深夜在校门边出没的小笼包路边摊,深夜11点之后才显形,一个推车上,蒸汽腾腾,一边是垒的一人多高的小笼包,一边大锅里沸腾着水,面,青菜,猪手,片儿川等等,不断的端上来。一直穷困的我都是靠同学救济才能吃到一碗猪手面;还有若干都市传说

七个人聚齐了,除了杭州教授秃头外,其他人没有变化。仿佛是住校第一天见到大家一样。看那个面孔清奇的广州仔,那个跟吸了毒似的瘦瘦的痞痞的山东仔,一脸清纯内心黄暴的江西仔

喝的是黄酒,古越龙山五年还是七年,这在我家一直用来做料酒的,喝起来竟也心情舒畅。每个人轮着讲分别以后的传奇经历,没有丝毫吹牛成分。到我的时候,饭店午休了

换地方,青芝坞欢迎我们,往昔那个脏乱差又情怀满满的青芝坞!

绕着植物园走了一圈,杭州之热啊!

晚上吃大餐啊!

吃完大餐看球赛啊!

看完球赛回去睡觉啊!

第二天就离开了杭州!

No responses yet

Leave a Reply